鼠标移到文字上弹出提示层 ● 延吉夜景这里是延吉布尔哈通河两岸 ●

cooltext195261262404738
cooltext195261262404738
鼠标移到文字上弹出提示层 ● 延吉夜景这里是延吉布尔哈通河两岸 ●
 


刘少奇看了毛主席的大字报

发表时间:2015-12-6  浏览次数:1578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文革中,有一大奇闻,毛主席贴了主持中央一线工作的刘少奇一张大字报。

这张大字报是专门炮打刘邓司令部的。那么,刘少奇是什么时候看到毛主席大字报的呢?他自然是8月5日毛主席大字报在八届十一中全会上公开时才看到的。在这之前他是不知道的。8月5日,他看到毛主席炮打他的大字报后,晚间本来是继续要到建工学院去看大字报调研,刘少奇突然决定不去了,他给新市委书记李雪峰打电话说:“我不能再到建工学院去了,看来我不配领导文化大革命”(见《我为少奇同志当秘书》247页)。8月7日,毛主席的大字报作为正式会议文件发到了刘少奇的办公室,秘书自己抄了一件备用后,立即呈给了刘少奇。

现在发现了一些细节,是在“老陈史海沉浮”的博文里发现的。第一,这张大字报原稿是写在报头报缝上的,第二,有人把这张大字报转抄贴在了中南海西大灶的墙上公之于众。“老陈史海沉浮”记载:“8月5日,毛主席写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据和我一起学速记,后来分配搞档案工作的同学告诉我,这是毛主席用铅笔写在发表北京大学聂元梓等七人写的大字报和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的报纸上的文字。随后,毛主席给这篇文字加上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的标题,后来,有人用毛笔将毛主席的这张大字报抄在白纸上,贴到中南海西大灶的墙上。当时在中央办公厅秘书局收发处工作的周西斌告诉我,有一次他到西大灶,正好遇到刘少奇在看这张大字报,旁边还跟着他的警卫员刘德凯。周西斌还向刘少奇问好:“刘主席好!” 刘少奇还和周西斌握手,说:“欢迎你们提意见。”至于是谁将毛主席的大字报贴到西大灶的墙上,至今还不清楚。”从这里的记载可以看出刘少奇在看了大字报后,还是不失《修养》强调的共产党员的修养和风度。

刘少奇是怎么到中南海西大灶又看了一遍大字报的?他是听了随员报告特意去看的,还是散步时碰上顺便看了一遍?都不得而知。大字报本来是中央会议文件,现在突然把会议文件贴在西大灶墙上公之于众,可见不是一般人干的事儿!一般人这样干就是泄密罪,如果是中央文革指使人干的,就是响当当的革命行动。“老陈史海沉浮”是当年在会议上做记录的。他说,大字报作为会议的正式文件发到会议上后,会议气氛陡然紧张。“这是我的记录生涯中第一次参加中央全会并自始至终参加了大会的记录工作,特别是毛主席讲话时那种特有的神态,至今印象深刻,常常浮现在我的眼前。”

两个多月后,刘少奇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检查是紧紧扣住毛主席大字报批评内容检查的。他在检查了文革中发生的路线错误后说,“我这一次犯严重的路线错误,不是偶然的,我在历史上就犯过一些原则性和路线性错误”。然后他讲了1946年、1962年、1964年的“右倾错误。刘少奇当然意识到自己是失势了,当然是很焦虑很痛苦很无告的。他的秘书回忆:“自从大字报出来后,少奇同志的生活习惯也有了一些变化。以前他除每天凌晨睡觉之前到院子里散步半小时以外,其它时间是不出来散步的。而近来,他却经常到院子里或他的办公室门口那条狭窄的走廊里,独自低头默默地走来走去,或靠在椅子上闭目沉思,本来就寡言少语的他,现在话更少了。”

(另:我与作家李亮正在太行山南麓陪从维熙老师夫妇调查彭总当年在麻田八路军总部的一些细节,有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要说的是:维熙的岳父所在八路军部队1939年按照毛泽东和总部的战略安排,曾从这里东进,过直南、越湖西、抵苏北支援新四军。老人健在,正在301住院。老人很关心麻田的今日。嫂子钟紫兰看一会儿即与老父用手机报告一段,看一会儿又报告一段,她按照从301发出的指示,跑到这个房间看看,又到那个房间看看,然后再通报,再通报。几次报告,几次核对,话越说越长,时间愈一个多小时,话费告罄。麻田那个地方四面高山环抱,中有一水南去,深山巨谷中无以续费,再不能报告。钟紫兰拿手机摇晃慨叹,一脸失望的表情。我想象愈90高龄之老八路还在病房里“喂喂”地喊女儿呢。这是红一代与红二代感人的一幕。我心中感动,特于本文题外补记之。2013年9月11日星期四,老兵夜话于邯郸市)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